betvictor韦德-IT天空_粉丝日志

betvictor韦德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沈慕川不是GAY,他对性别男没有什么幻想,在私生活方面是个老干部,可是出乎意料,他发现自己并不反感秦雨阳这个人。

“喂——你这是害我们呢!”秦雨阳朝他吼道,这头傻.逼龙, 不直接说出来就不会动脑子吗?

秦雨阳中了□□,一时间整个人都是麻麻痹痹,浑浑沌沌,声音听不太清楚,视物也不清楚。

沈慕川点点头,不说话了,不过看向秦雨阳的眼光变得跟以前很不一样。

他看见毛团抱着一颗番茄,在自己面前装模作样地啃。

然后,他给苏冉秋发了一条信息:“小秋,你们学校的地址给我。”想想又加了一条:“几点钟下课?”

嗅觉敏.感的龙族,聚精会神在空气中寻找自己的味道。

股东会议结束后,秦妈从儿子身边经过,停下:“如果你后悔的话,随时可以回来找我。”

苏冉秋安静,可是心疼写在表情上。

上个学期结束之前,很多人就选定了自己的组员。

苏冉秋呆呆看着屏幕,他不笨,还挺聪明的,很快就懂了秦雨阳的意思。

身为他死党的大非第一次听到这个评价的时候,抱着肚子足足笑了四十分钟,笑完之后顿时傻眼,因为女生说的没毛病,秦雨阳看起来不靠谱,但确实暖。

熟悉的气息喷自己一脸,秦雨阳撇开头,抹脸:“沈老板,不,沈慕川,我说我是一时鬼迷心窍,你信吗?”

“老规矩。”江逐浪说:“过了桥就返程,谁先回来算谁赢。”

作为江氏的独生子,江逐浪不可能拿自己的命开玩笑,遇到秦雨阳这种人,他只能自认倒霉。

那天还没洞房,他就被抓了。

“景煊,门口有人找你。”同学过来说了一声。

“小秋。”秦雨阳继续穿衣服:“我去我哥那报到,明天再陪你。”

“案子什么时候重审?”

严以梵皱着眉:“这是我的宠物。”

“我真的走了。”秦雨阳在门边消失,突然又倒回来说一句。

“哦,也是,景煊是龙族。”克雷格教授说:“众所周知,龙族对伴侣不如狼族忠诚,他们喜欢美人和子嗣……但我觉得这不是问题。”

干净个锤子……

“我希望他给你生一个孩子。”秦妈看见苏冉秋之后改变了注意,一开始她想好的条件是让秦雨阳挑个顺眼的代孕妈妈生个孩子。

其中政法系和武斗系十分受人尊敬,能进入这两个院系读书的人才,只要自己不作死的话,百分之九十九可以盖章前途无量。

“老干妈没了?”秦雨阳心疼,那自己明天早上吃面怎么办?

秦雨阳在屋里转了一圈,笑眯眯地等着沈大佬送上门来。

“去你的。”葡萄皮一咬破,甜味儿在嘴里晕开,苏冉秋也笑了起来。

“锅里有饭。”苏冉秋背对着他,声音不大地道。

秦雨阳却是说:“行,你现在就去拟离婚协议书,随便你怎么写,拟好了给我签字。”

“行,好吧。”秦雨阳干脆把套收起来,手脚麻利地穿上衣服,脸上有点不爽的样子:“那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的?”

经过上次被当面说了以后,他下意识地不再针对银狼。

金洛那个雀占鸠巢,贪图了秦家财产和庄园的人渣,总不能就这么便宜了他。

酒意上头的景煊, 十分听话, 争强好胜似的,无论秦雨阳叫他做什么, 他就做什么。

那就好,否则白瞎了一张好脸。

第22章

“老师发现了,然后分班了。”苏冉秋笑了笑:“分班就是高中情侣的异地恋,你不懂。”

“雨阳,你最近在忙什么,好久不见你出来玩了。”邵飞打电话约他:“晚上出来呗,给你介绍些新朋友。”

认真说魏临也没有做什么手脚,只是把两句话之间的停顿拉长几秒钟,造成秦雨阳那句不是,是在回答上一个问题。

“等等,”这里住着的是一位令人尊敬的教授:“你确定鲁鲁就在里面?”严以梵拦住翼龙的手腕,阻止他敲门的动作。

第四天晚上蒋楦还来,还是那副.禁欲男神的样子,只盖被子纯聊天。

“现在吗?”秦雨阳面露踌躇。

但其实没人知道,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心虚不已。

不过龙族青年的表情还是微微松动,秦雨阳再加一个筹码:“晚上共进晚餐。”

最佳选择是依附强者,在安稳的环境中变强。

跟着总裁哥哥进了办公室,对方拿出钱包,从里面抽出一张卡,扔给他,是真的用扔的:“我的副卡。”

秦雨阳今天才知道,自己太看得起自己了。

“不是。”苏冉秋继续用硬邦邦的语气说。

“不亲一下我再走吗?”秦雨阳朝他笑。

“是的,你可以叫我克雷格教授。”对方挂着和蔼的笑容走过来,在他隔壁的沙发上坐下:“可以冒昧问一下你出生的家族吗?”

秦妈提前几天收拾好了客房,蒋楦可以拎包入住。

“我明天就去见表哥,我要把那个人渣的所作所为通通告诉表哥!”宋迎晨气呼呼地跟自己的家人打电话,可气的是他们根本不相信秦人渣是那样的人。

“坐吧。”秦雨阳说,把屁.股下的石头让出一半来。

想到家里的家庭气氛,秦雨阳幽幽叹气,点头说:“行,我问问大哥有没有空回家吃饭。”他记得秦雨顺以前总是不和他们一起吃饭的。

倒霉催的。

也就是说,他们在校期间内, 这条承诺都作数。

“嗯?”苏冉秋扭头看着他,猜不到他要说什么。

“夜不归宿,嗯?昨晚又跟谁鬼混去了?”秦妈妈自己和一位女性朋友在家喝下午茶,看见儿子进门,气不打一处来。

“川哥,开车小心点。”他不由嘱咐。

秦雨阳低头看自己的卡,写着419,这个房号真他妈应景。

责编: